總是在失去靈感時才會想起她,她是我創作的泉源。直到某天發現自己的音樂了無新意時才發現她消失在自己的生活中。

      望著窗外,對面那扇不曾拉上窗簾的窗戶也在不知不覺中緊閉,沒再敞開。

      學校見不著她的身影,找不到她一絲的訊息。誰知再次相遇時她已拉著行李箱,然而拉著行李箱的她沒有靈魂,失去理智的一句話也聽不進去。

      那天我真的失去了她,她什麼東西都沒留下,倒是掉了一封信:

 

      玧其呀,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你的溫柔。對於你來說音樂勝過與週遭事物的相處,包括人。但當你為了我拋下正在製作的音樂時,你可知道我有多感動。

      我曾經真的真的很喜歡你,並不是因為我們一起長大所以擁有的那種依賴感。而是女孩對男孩那種怦然心動的感覺,時常在我心中迴盪著。

      但我卻沒有勇氣告白,我怕我贏不過那些音樂;怕自己成為你最熟悉的人後你會開始冷淡,就像你深信家人不會離開你,因此全心投入音樂一樣。我似乎承受不起這樣的溫差。

      我想沈浸在你給予我的溫柔中,但你可知,這樣雖然幸福卻也很痛苦。

      原諒我為了脫離那口溫暖的池水,所以去尋求了另一口溫泉。

      我會過得幸福的,也希望你能趕緊脫離對音樂的痴狂,看見那些身邊愛你的你也愛的女孩。

      我永遠會是你最好的朋友,對吧?我就這麼深信了,我愛你。

 

      總是在失去後才懂得珍惜,而我還有機會能抓回她嗎?我還有機會可以愛她嗎?

創作者介紹

Mimi's blog

Mi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