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_IMG_1479889228218  

讀者設定:

防彈少年團 糖糖

就跟平常看到的一樣(?)

霸氣又不失溫柔

 

閔瑀琹

 

他們彼此從小就是青梅竹馬,但因一次誤會,就鬧的不可開交

後來女主因為遇到一些事,身旁人們都不肯願意再和她交流,但糖卻依舊默默的在幫忙

最後當然是美好的結局了(X)

(簡單來說就是先虐後甜的劇情)

 

—— 正文 ——

 

再次看著窗外的景色從一片墨黑轉為淡淡的藍,閔玧其揉了揉發酸的眼角看著對面人家的窗戶。

自從她的心被另一個人拿走後,那扇窗簾似乎也在阻擋著他,不曾再開啟過。兒時隔著一條馬路用小黑板互相對話的畫面,如今也變成回憶。

閔玧其側身坐上窗台,身體傾靠在窗框邊,打開一扇窗吸取清晨五點微涼的空氣。閉上眼睛享受風輕撫著臉龐,聽覺也在此刻更加的敏感。

風聲、樹葉磨擦的聲音……任何細微的聲音都能竄入那長期帶耳機的雙耳裡。突然平靜緩慢的空氣中夾雜著急促的腳步聲,玧其睜開沉重的眼皮往下一望發現那他思念的人正拖著行李不知道要上哪去。

沒有任何想法,身體比大腦運作的還要迅速,待回過神人已在屋外手緊緊抓著對方的手腕,「去哪?」低沉的嗓音劃破了寧靜的早晨開啟一天的序幕。

「放開!我再也受不了這個家了,我要離開。」閔瑀琹著急的想要奪回被閔玧其牽制住的手。

閔玧其沒放,倒是把她的手握得更緊,「妳要去哪?那個男的那嗎?」

「是又怎樣,干你什麼事?」瑀琹惱羞成怒的吼了回去

「那個男的真的有那麼好嗎?我真的不希望妳因為他而受傷,快點離開他好嗎?」閔玧其會這麼說不是沒有原因的。

在知道自己的青梅竹馬交了男朋友就對對方展開了一連串的調查,他承認他對瑀琹的感情已超越友情,但他知道自己因為音樂而時常忽略她,認為自己不會是個好男友。

若對方是值得瑀琹託付的對象,那麼他願意退一步,但事實並非如此。

跟瑀琹溝通了很久,也因為這件事時常爭吵。最後因為瑀琹一句「你有什麼資格管我的愛情」而開始沉默不語。

「閔玧其,我說過我的事不需要你管,請你放手。」閔瑀琹放棄掙扎,低著頭不願與他對上一眼,「我爸媽每天爭吵我真的受夠了,讓我去能得到溫暖的地方不行嗎?」

「那來我這,我來照顧妳。」

「呵,你的溫柔不是我能承受的起的……」說完一個用力甩開他的手,瑀琹拖著行李消失在玧其的視線裡。

閔玧其感受不到自己的情緒,沒有憤怒也不難過,對於瑀琹沒有任何的情緒。因為他的確說不出自己到底有什麼資格要求她留下,甚至是要照顧她。

轉身準備進屋內發現掉落在地上的信封,上面娟秀的字體一眼就能認出是瑀琹的字。

打開信封抽出如同心情一樣單薄的紙張,一字一句烙在玧其的眼裡,此刻內心湧出的無奈和歉疚感都讓他開始感到無助。

然而瑀琹離開了惡夢卻掉入另一個地獄,她開始無故缺課,就算來到學校學習卻滿是傷痕。

周邊的朋友見怎麼勸說也無法讓她改變想法,一個一個漸漸離開瑀琹身邊。

閔玧其將一切看在眼裡,再也無法忍受自己愛的人臉上不斷增加的傷痕;無法看對方像沒有靈魂似的一放學就被那根本沒有真心的人帶離;無法承受原本有著天真無邪臉龐的女孩如今臉上堆積著惆悵。

「走!跟我回家!」以不容拒絕的強勢口吻命令著對方,閔玧其努力克制著自己快要爆發的理智。

「不要……」這是一個沒有靈魂的回應,或許連為了什麼而拒絕都不曉得,瑀琹像被操控似的已變成傀儡。

毫無焦距的眼神瞥到站在門口的身影,身體自動的像著了魔似的往那移動。

眼明手快的玧其拉住瑀琹的手,「不准去!」

「放開我……」一樣沒有任何的情緒,也沒有任何的掙扎。

玧其發現她微微皺起的眉頭,他拉過她捲起袖子,發現手臂上大大小小的淤青,還有細微的針孔。

門口等候的人發覺事態不對,橫行霸道的走進教室推開體型相對瘦小的玧其,將瑀琹強行帶離校園。

情況比自己預想的還要慘烈,閔玧其開始緊張的找救兵。報警備案,帶著自己的兄弟一起到男人的租屋處,一陣混亂中幸運的將人帶出地獄的泥沼。

恢復神智的瑀琹,第一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白,撲鼻而來的濃烈酒精味讓她無法適應的皺著眉。

看見趴在床沿休息的熟悉面孔她才憶起自己離去後的總總經歷,恐懼湧上心頭,隨即而來的是無法克制的崩潰淚水。

淚眼汪汪的瑀琹看見攤在床上的書信,將它拿起仔細閱讀了文字——

 

玧其呀,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你的溫柔。對於你來說音樂勝過與週遭事物的相處,包刮人。但當你為了我拋下正在製作的音樂時,你可知道我有多感動。

我曾經真的真的很喜歡你,並不是因為我們一起長大所以擁有的那種依賴感。而是女孩對男孩那種怦然心動的感覺,時常在我心中迴盪著。

但我卻沒有勇氣告白,我怕我贏不過那些音樂;怕自己成為你最熟悉的人後你會開始冷淡,就像你深信家人不會離開你,因此全心投入音樂一樣。我似乎承受不起這樣的溫差。

我想沈浸在你給予我的溫柔中,但你可知,這樣雖然幸福卻也很痛苦。

原諒我為了脫離那口溫暖的池水,所以去尋求了另一口溫泉。

我會過得幸福的,也希望你能趕緊脫離對音樂的痴狂,看見那些身邊愛你的你也愛的女孩。

我永遠會是你最好的朋友,對吧?我就這麼深信了,我愛你。

 

是她曾經寫下的情感,沒想到這封信最後還是被他給看見了。

細碎的啜泣聲引起閔玧其的注意,疲憊的睜開眼看見已清醒的人兒立馬回覆了神智,「妳還好嗎?有沒有哪裡不舒服?」一邊關心一邊移動自己的身體坐在床沿想與她更靠近些。

閔瑀琹二話不說的撲進他的懷裡不斷的啜泣,讓她再次痛哭失聲的是寫在信封下的一句話。

 

對不起,總在失去後才懂得珍惜。我還有愛妳的機會嗎?

 

「對不起。」

「對不起。」

幾乎是一起說出道歉的話,兩人相視而笑。

閔玧其溫柔的抹去她臉上的淚痕,「給我機會愛妳,好嗎?」

破涕為笑的瑀琹點了點頭,「讓我回到你的溫柔中,拜託。」

我們都要經歷一段痛才知道那最依賴的、最熟悉的溫暖還有愛才是我們應該珍惜的。

 

創作者介紹

Mimi's blog

Mi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