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7-24-21-05-05-238_deco.jpg  

做封面的時候有考慮要把雞米碼掉(好壞

各位就把雞米那個位置換上自己想像一下吧~

——正文——

DAY 04

親愛的日記:

        我想念的那個人慢慢的回來了。我們會像以前那樣打鬧、那樣開心,那樣無憂無慮嗎?

 

        午餐時的餐桌上不再單單只是裝著飯菜的餐盤,旁邊總會多一本貼滿標籤的參考書還有一本單字。

        「呀!你們兩個這樣不會消化不良嗎?」幾天後哥就受不了崩潰的闔上我的書。

        「怎麼,覺得這樣你變得很突兀?」南俊哥沒有抬頭,嘴裡一邊咬著飯一邊「關心」老哥的感受。

        「噗…」忍不住笑出聲的我招來一雙瞪眼,吐吐舌搶回自己的單字本繼續配飯嗑著。

        「金南俊你上哪去?教室往這裡走!」

        吃飽飯後離開餐廳後我和南俊哥朝著圖書館的方向去,跟哥的教室是反方向的。

       「找地方解決這小不點的問題,要來嗎?」南俊哥把書壓在我頭上回覆哥的問題,不忘捏一把我的臉頰肉。

        「欸咦!南俊哥~」我打掉他的手無奈的先離開。

        「呀,你倆那麼累幹嘛,午休就休息一下幹嘛還想那些煩人的題目?而且她不我不能教嗎,我是她哥啊!幹嘛老纏著你啊!?」

        那天在我離開後老哥這樣對著南俊哥抱怨了,南俊哥說他狠狠的將了老哥一軍。

        「鄭號錫你不了解你妹嗎?他跟你開條件還拜託你幫她完成目標?傻子都不會幹這種蠢事了!」他笑笑的拍了老哥的肩膀,「要不放學讓妳妹來圖書館,我會送她回家的。」

        「別想!」哥不領情。

        「那你一起留下來?」

        最後哥擺擺手往教室的方向走去,「我很忙!」

        南俊哥說那天哥想要卻又壓抑的臉很經典,我突然後悔那天我先離開去圖書館搶位置。

        老哥憋屈的臉在我小學畢業後就沒再看過了呢。

        我偶爾會去二年四班但都是去找南俊哥的,老哥為此吃味的狠。

        「妳這次沒進班上前十所有約定無效!」哥有次這樣私自改了我們倆的合約。

        「哪有這樣的!好啊,如果我做到了你還要多答應我一個請求,沒有拒絕的權利!」不等老哥回覆我就跑了。

        太常去找他們的下場就是引來學姊們的注意,我開始會在抽屜裡收到奇奇怪怪的紙條。好笑的是裡面居然也有喜歡老哥的女孩,這些要威脅卻沒做足功課的女人我想老哥應該也看不上眼吧?

        我沒有大小姐的氣質,倒蠻像街頭上什麼都不怕的大姐頭。那些無聊的小紙條理所當然的被我當成垃圾丟到垃圾桶裡。

        各種流言蜚語也開始才校園裡蔓延。

        很快的第二次期中考結束了,我也達成目標。這天的午餐配菜是老哥傻愣的表情還有南俊哥的笑顏。

        「你答應我的一定要做到啊!打電話給司機叫他今天不用來了!」得意的我興奮的掏出手機尋找司機的電話。

        「妳不回家我還要,司機不來要我怎麼回家?」老哥惱羞成怒的搶走我的手機。

        「你忘了除了這個你還得答應我一件事,無條件的!」我皮笑肉不笑的拿回手機,「今後你必須跟著我一起行動!」

        說完南俊哥的眼睛都亮了,「放學去姨母的店吃東西吧!」他伸出手跟我擊掌又推了推旁邊沒有靈魂的老哥。

        一個班上倒數的學生一夕之間衝到班上的前端很容易引來眼紅又吃飽沒事幹的人,就連上個廁所也能聽到自己的名字不斷的從別人的嘴裡飄出。

        「那個鄭多恩什麼時候那麼厲害了?」甲女問著。

        「聽說跟二年級成績好的學長有奇怪的勾當,她每天都上四班那個號錫學長家的車啊。」乙女在一旁說著。

        「不是跟南俊學長嗎……哇~到處勾引男人啊她?」這語氣好像很無語的感覺,該無語的是我吧?

        我跟我哥一起回家也錯了?真當作這裡的學生都是家裡的獨生子,是不能有兄弟姐妹哦?

        這些千金小姐的見識真狹小,我嗤鼻走出廁所。還站在洗手台的那兩個女生看到我還嚇了好大一跳急急忙忙的離開廁所。

        我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我做事坦蕩隨便他們怎麼說,我沒做錯事也不需要跟無聊的人解釋太多。

        況且等等放學還有另人開心的約會,這些閒言閒語如果就這樣打壞興致那未免也太吃虧了。

        老哥的無奈跟我的興奮完全成反比,我一手勾著老哥一手勾著南俊哥來到那次翻牆後遇到南俊哥的小吃店。

        「阿姨我要一份辣炒年糕!」

        「姨母老樣子,不過這次內用。」南俊哥有禮貌的對老闆娘打招呼。

        老哥沒有點東西就一個人坐在那看著我吃。

        後來阿姨又送來幾道小菜招呼我們,老哥不碰就是不碰。

        我夾了塊年糕湊到哥哥嘴邊,他不斷的閃躲而我不斷的逼迫他一定得吃,怎料年糕滑落鐵筷掉到他的褲子上。

        「阿西……」哥不小心爆粗口。

        「哦唔~」我跟南俊哥同時發出感嘆聲,我們互看一眼擊掌。

        「你們兩個背著我定了什麼奇怪的協議了嗎?」哥打量著我們。

        「沒有啊!吃一個嗎哥~」我又夾了一塊要給他,老哥直接將桌上那碗年糕端到自己面前跟吃起來。

        我露出委屈臉看著南俊哥,他笑著把魚板推到我面前。

        這天真的很開心,南俊哥的兄弟,我的好哥哥,慢慢的有了以前的樣子。

==========================================

呼~各位好久不見昂

最近忙著填志願都沒啥時間寫文 今天終於可以更文了

在等待這篇的向日葵們 真的很感謝你們

你們的留言是我寫文的動力

這種模式的長文我很長寫到一半就放棄了呢!

希望這次可以堅持到最後  也謝謝給我鼓勵的各位

我會繼續加油的

另外提醒各位防彈三週年 信花樣 的活動即將在28號結束囉

有話想對少年說的速速到粉絲專頁的置頂文填表單吧!

米米還會抽出幾位送禮唷~~~~

以上 我是米米 多多指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mi 的頭像
Mimi

Mimi's blog

Mi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